• 播放记录
首页  »  电视剧  »  欧美剧  »  王座游戏第七季
王座游戏第七季
主演:
艾米莉亚·克拉克  基特·哈灵顿  彼特·丁克拉奇  苏菲·特纳  麦茜·威廉姆斯  琳娜·海蒂  伊萨克·亨普斯特德-怀特  尼古拉·科斯特-瓦尔道  约翰·C·布莱德利  
状态:
完结
备注:
完结
类型:
欧美剧
导演:
杰雷米·波德斯瓦 马克·米罗 马特·沙克曼 阿兰·泰勒
地区:
欧美
年份:
2017
语言:
英语
时间:
2017-06-29 13:28
评分:
《王座游戏第七季》优酷视频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王座游戏第七季》剧情介绍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是美国HBO电视网制作推出的一部中世纪史诗奇幻题材的电视剧,是《权力的游戏》系列电视剧的第七季,

由马克·米罗、杰雷米·波德斯瓦、马特·沙克曼、艾伦·泰勒执导,彼特·丁拉基、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琳娜·海蒂艾米莉亚·克拉克基特·哈灵顿等主演。该季集数不同于往季,仅有七集。

该季于2017年7月16日在美国HBO电视网首播。

剧情简介

艾莉亚伪装成佛雷家家主瓦德·佛雷,把所有佛雷家的成员都召集起来,以他们在红色婚礼上屠杀史塔克家族为名,让所有人跟她一起庆功喝下手中的葡萄酒。

在所有人喝下毒酒毒发之后,艾莉亚撕开了自己的面具,让在场的女侍者告诉外人,“北境誓不遗忘,凛冬已至佛雷家”。

身为北境之王的琼恩,在各封臣面前宣布北境新的防御,他要求北境所有学士细查任何龙晶的记录,因为龙晶能杀死异鬼,价值更胜黄金。

琼恩在宣布寻找开采龙晶制成武器的同时,让北境下至十岁上至六十岁的所有人都参加训练,操练长矛战枪与弓箭。

在所有人对训练无异议之后,琼恩接着宣布加强防守的决定,因为他们与亡者大军之间,仅有绝境长城阻隔,长城数百年来守军不足,而一旦长城被攻破,最后壁炉城和卡霍城两座城堡就保不住了,很可能被夜王夺走。

因为这两座城堡属于叛军安柏家族和卡史塔克家族,封臣们在听到要保护这两座城堡之时,纷纷提出反对意见,直指叛臣的城堡就该被毁。

珊莎在所有人不同意保护城堡之时,她提出让这两座城堡重新分给奋勇杀敌的新家族,可琼恩不答应珊莎的提议。琼恩说明安柏家族与卡史塔克家族,与史塔克家族共同奋战数世纪,世世代代信守诚诺,不能因为孽子叛乱,

就剥夺他们的祖传家堡,所以他坚持要遵祖宗遗训,将城堡留给他们的后人。琼恩当着所有封臣的面,让奈德·安柏和亚丽·卡史塔克当着所有人的面,宣誓永远效忠于他之后,将城堡留给他们。

会后,琼恩非常生气地指责珊莎,怪她不该在封臣面前有损他的威信,而珊莎却说明自己只是想要提醒琼恩,让他变得比父亲更睿智一些。女王瑟曦·兰尼斯特给琼恩发来了信息,让琼恩前往君临,

屈膝臣服,否则就将他视为叛贼讨伐。珊莎知道信的内容后,认为琼恩决策失误,只顾北面的夜王而忘记南面的瑟曦,可琼恩却坚持夜王的可怕,远超过瑟曦,毕竟现在是凛冬,身处南方的瑟曦还奈何不了他们。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任命提利昂为御前首相,正航越狭海要夺回其父王位,这让瑟曦寝食难安,所以她让詹姆查出丹妮莉丝目前的位置,并跟詹姆分析他们目前的形势,四面受敌八方叛乱,

而唯一能支持他们的佛雷家族又被灭族了。詹姆看到葛雷乔伊家全军出动的舰队,才知道瑟曦把铁群岛新王攸伦·葛雷乔伊请来君临,他不得不提醒瑟曦这是个冒险的举动,

因为铁群岛的人满身仇怨一有机会就会反扑他们一口。攸伦·葛雷乔伊仗着自己拥有无敌舰队铁岛舰队,足以称霸海洋,前来见瑟曦谈判,说明他可以献上自己的舰队和他自己,

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让他迎娶瑟曦。瑟曦以攸伦不足以让她信任为由,拒绝他的求婚,攸伦只好给时间让瑟曦考虑,同时说明瑟曦会看到他的诚意,获得瑟曦的芳心。山姆威尔向博士提议,

让他进入图书馆的禁区,可遭到了博士的拒绝,他只能向博士说明,他是奉命来到学城里,学习如何击败亡者大军和异鬼的方法,可学城里所有的人都在怀疑世上异鬼是否真的存在。

博士说明他相信山姆威尔见到异鬼的事情,可他也说明他们在学城里各有不同,都负责各自的事情,不要去妄想世界末日的事情,因为世界末日根本不会来临,所以他希望山姆威尔不要再去研究异鬼的事情。

艾莉亚在前往君临的路上,偶遇了一小队因为佛雷家被灭族而被派往维安的士兵,被他们动听的歌声而吸引过去。那队士兵好心地邀请艾莉亚前来一起围火过夜,并提供他们刚刚烤好的兔肉给艾莉亚品尝。

在艾莉亚询问了士兵们所去方向之后,他们好奇地向艾莉亚发问,想知道她一个女孩子前往君临做什么。艾莉亚坦然地说明,自己要去宰了女王,却得到他们的一阵大笑。

桑铎·克里冈、密尔的索罗斯与贝里·唐德利恩行走在凛冬的雪地上,因为狂风来袭、寒夜降临,他们不得不在好不容易出现的一户农舍里住下。因为农舍里没有家畜也没有烟火,克里冈在进门前还感到有一丝害怕,

认为那里很不对劲,结果遭到了索罗斯的嘲笑。农舍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对死了许久的父女,克里冈在被火之光唤醒后,突然相信命运的安排,将父女的尸体给埋了起来。山姆威尔深夜还在研究古书,

终于让他找到了龙石岛的地图,他发现那是坦格利安家进攻维斯特洛时,建立的首座要塞,而那里就是埋藏着堆积成山的龙晶的龙石岛。山姆威尔送饭的时候,突然窗口里伸出一只手来,

把他吓了一大跳,伸手的人什么也没有说,只问山姆威尔,那个在风暴中降生的龙女王丹妮莉丝回来了吗。而丹妮莉丝几经周折,终于带着她的人,回到了她的家乡龙石岛,开始了征讨七大国的序幕。

剧评

1·她不是noone,她是奔狼之血,狼家真正的女儿。

冰与火所有人物里,我最喜欢二丫。

贵族家的女儿,命运往往是相似的。儿子可以继承领地做领主,女儿就只有嫁人一条路。如果嫁得不好,也许会被丈夫虐待,甚至也有机会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再像牲口一样改嫁他人。就算嫁得好,像徒利夫人那样,

夫君奈德贵为一国之主,正直宽厚,儿女绕膝,还是免不了被夫君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膈应。当然也有像瑟曦、小玫瑰之流,靠嫁人来当皇后夺权。但除了玩弄权术的技巧,她们主要的依靠,仍然是婆家或娘家的势力。

二丫本也是注定要嫁某个王子或者贵族的。狼家发生的变故,让二丫躲过了嫁人的命运。因祸得福,她不用看夫君的脸色,也不用与婆家的命运捆绑,全凭自己的喜好行事。就算落魄,好歹快意恩仇。

书中的二丫,没有电视剧里讨人喜欢的圆脸蛋。她长着一张马脸——一点都不像南方来的母亲徒利夫人,

反而像她那个死去的姑妈、引发了七国内战龙家颠覆的莱安娜——她不爱学什么绣花礼仪,偏偏要学舞刀弄剑。她不怕弄脏衣服,更不想做三傻那样的淑女。

她也不会像三傻那样根据出身贵贱来选择朋友,常常与平民为伍。在君临城,她甚至为了自己的屠夫学徒朋友跟王储乔弗里起了冲突,失去了自己的冰原狼。

正因为她不在乎囧雪诺私生子的身份,跟他情谊深厚,囧雪诺在出发去做守夜人之前,送给了她名叫绣花针的短剑,这把剑后来跟着二丫到处漂泊,成为了她隐姓埋名后对原本身份和亲人的寄托。

她是真正狼家的女儿,留着狼血,憋着北境人的劲。她是狼家这么多孩子里唯一一个,亲眼看着父亲被杀头,又撞到母亲和长兄在婚礼被杀的(布兰是在事件发生后开挂看到的)。

小小年纪的她在短短的时间内失去双亲,并没有像别的女性角色一样被政客圈养起来,跟这个或那个公爵王储联姻,反而改名换姓,背着一长串仇家的名字,睡荒郊野岭,吃剩菜残羹,坚强地独自到处流浪。

龙妈童年时期是被各种政客圈养长大的,靠开挂才摆脱命运;三傻也被小指头当养女用化名阿莲圈养了起来。

但二丫没有靠过男人。她流浪生涯唯一发生的好事,就是她遇上了贾坤。可若非是她救了要被处死的贾坤,就不会有后来的三个名字和布拉佛斯的故事。她是亲手打出的血路,才通过贾坤拿到了做无面人的敲门砖。

很可惜的是,书中的贾坤远没有电视里那么帅,也没有再次与二丫相遇。二丫要求杀死的第三个名字是贾坤,所以告别时他换了脸,从此贾坤已死。

二丫在黑白之院见到的,是慈祥的人。他告诉二丫,要成为无面人,得抛弃自己曾经的身份,忘记自己的过去。

被复仇驱动前行的二丫,是不可能成为noone的。她偷偷藏起了绣花针,训练期间又偷偷暗杀了守夜人的逃兵。

作为惩罚,慈祥的人毒瞎了她。

二丫迅速克服了这个难关。眼盲的她学会靠聆听在繁忙的路上穿梭行乞,收集信息,识别谎言。狼血帮她异形到猫的身上,用猫的眼睛看世界。她终于骗过了慈祥的人,通过了考验重获光明,也顺利成为了无面人。

原著以二丫在剧团杀了老仇人魔山的手下结束。在领先原著进度的剧集中,她已经脱离了无面人的队伍,一回到维斯特洛大陆,就杀死了弗雷全家男丁。相信这也是未完成的原著会出现的走向。

她终究不是noone。

她出身高贵。

她是北境之王奈德史塔克的二女儿。

她虽是女儿身,却比男子还要坚强。

她不畏命途多舛,不依靠男人或这个那个家族,也不曾开挂,仅凭借双手的努力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如今她学成归来,终于有能力为父母和兄弟报仇了。她割开破坏宾客礼仪的弗雷的喉咙,毒死弗雷家大大小小的成员。

她平静地宣告: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北境不忘。

狼家出过敢跟龙家少主私奔、倾覆龙家皇朝的莱安娜,如今又出了二丫这个拥有现代人格的独立自主的女孩。

二丫不只是狼家的希望。

她是身处黑暗时代的女性可望而不可得的自由和坚强。

2·长文谨此纪念真正的无面者:二丫

她一出场,就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小姑娘。她着迷于训练自我的力量,对于两性世界的花招毫无兴趣。这跟她的姐姐珊萨完全相反。珊萨的愿望是选妃成功,而艾丽娅只想成为真正的剑客。

如果临冬城一直平安顺遂,艾丽娅顶多是一个豪爽干脆带点不同凡俗的贵族女子,就好像《红楼梦》里的史湘云。

可惜,小姑娘不得不跟随父亲踏上凶险的君临之路。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突然而至的残酷杀戮,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母亲、大哥毙命,瞬间从备受呵护的贵族女子变成孤儿和流浪者,

在死亡随时可能降临的流亡之路上,她只有一把名为“缝衣针”的剑,和一份不断加长的复仇名单相伴。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艾丽娅即使不死,

也会变成一个黑暗幽灵,将她的坚忍淡然,变成残忍、冷漠,带着黑暗的力量返回那片带走她所有爱的土地,然后带走所有仇人的生之欢。

这剧中剧的剧情似是而非,奈德被劳勃唤来当首相,但提利昂却在一旁对奈德说,劳勃叫他来是因为他是最聪明的人,应该当王,而提利昂认为自己该做奈德的首相。

这个剧情等于暗示奈德有篡位的野心,而提利昂则利用了他这种野心。剧中剧里的提利昂被丑化成彻底的坏人,奈德则被丑化成极度无知的蠢蛋。他蠢蠢地讲真话,说劳勃太臭了,

这话把已经受重伤的劳勃气死,死前劳勃还放了好长的臭屁,观众笑成一团,而艾莉亚表情则很难看。劳勃死后,瑟曦要求奈德做乔佛里的首相,但奈德却说他要铁王座。

瑟曦说到继承顺序,奈德回“那是什么意思”,瑟曦又说“正当程序”,奈德还是回“那是什么意思”,瑟曦再说“合法竞争”,但呆德仍回“那是什么意思”,观众又笑成一团。

这段演出相当主旋律,等于站在君临现任政府的角度,改编了奈德被杀的历史。奈德在剧中成了一个有篡位野心而又愚蠢的人,最后被砍头。再次看到“父亲”被砍头,艾丽娅当然非常难受,父亲不仅被砍头,还被褫夺了名声。

这段戏除了丑化奈德,还改变了珊莎被迫更改婚约的史实。奈德死后,提利昂奉父命当了首相,更奉父命强娶珊莎。把乔弗里改封小玫瑰的历史,栽赃为提利昂抢走珊莎。

第一场戏后台——表演结束后,艾丽娅来到后台,得知了她暗杀的目标克莲恩夫人爱喝朗姆酒,于是回黑白之院复命,打算在朗姆酒中下毒,杀死克莲恩。但是后台其实又是另一个人生舞台。

艾丽娅在后台发现,克莲恩之所以能将瑟曦演得特别好,特别感人,只因为这位女演员本人特别有才华特别好。而那些演得特别浮夸特别不好的演员,他们本人也特别浮夸特别不好。

所以,这场戏剧课实际上带来了三重的思考——真实的历史、舞台上的历史、舞台后面的现实。

这就是让艾丽娅在历史、现实和戏剧中困惑不已的舞台。这样的开放式古典舞台大概更容易装载人生。第一堂戏剧课后贾昆的教学安排——艾丽娅对贾昆说,克莲恩夫人是个好演员,似乎是好人。

贾昆则问“难道死亡只带走恶人而留下好人吗?”艾丽娅摇头回“不”,并问“谁要她死”。贾昆说“无所谓,钱已付”。艾丽娅接著说,年轻一点那个女演员嫉妒克莲恩夫人演得好。

这里,艾丽娅聪明而又不着痕迹地想确认谁是买凶的人。贾昆说“女孩得决定她是否想服侍千面之神”。艾莉亚回复“女孩已经决定了”。贾昆回“仆人不提问题”。艾莉亚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这堂课表明,艾丽娅有强大的辨别力,对历史、戏剧、真实理解得十分透彻。她并未被仇恨冲昏脑袋,把戏剧和历史混为一谈,产生“手撕鬼子”的愿望。贾昆老师对此看得十分清楚。

如果说贾昆一直对艾丽娅另眼相看,这便是令他着迷之处。尽管他尽量向艾丽娅露出伪装了的冷酷的一面,但还是给出了那句核心教学,“难道死亡只带走恶人而留下好人吗?”凡人皆有一死。

他希望用死亡的平等把女孩从死亡的阴影中带出。第二场戏——这一场戏,发生在第六季第六集。戏的内容就是著名的紫色婚礼。

戏中,乔弗里与玛格丽(小玫瑰)王后结婚,提利昂给乔弗里敬酒,说“这将是他喝下的最后一杯酒,这是我的复仇”。乔弗里死去,瑟曦抱着乔弗里独白,“最黑暗的日子,我的心充满哀痛,希望统统破灭,

快乐烟消云散,明天也不复存在”。之后,提利昂杀泰温·兰尼斯特,他嘲笑泰温,“据说泰温兰尼斯特会拉出黄金来”。泰温死前说,“我诅咒为你命名的那一天”。

提利昂杀死泰温后说,“我要穿过峡海,背叛你到底;不要畏惧寒冬,畏惧我吧”。这场戏从历史角度,重点是将乔弗里之死完全落到提利昂身上。但是,对艾丽娅来说,克莲恩夫人的表演让她折服了。

她甚至觉得现在的剧本根本配不上她的演出。第二场戏后台——艾丽娅去后台顺利在克莲恩夫人的朗姆酒里下了毒。之后,她被返回后台的克莲恩夫人叫住聊了会天。克莲恩夫人说剧本不好,

艾丽娅建议修改剧本,她感叹克莲恩“演得真好”,如果没有她,"这出戏就剩下放屁打嗝扇耳光了"。克莲恩夫人问她应该怎么改剧本,艾丽娅回答“王后爱她的儿子,

胜过世上一切,但她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他就死掉了,她不应该只是哭,她应该愤怒,她渴望杀死那个让她伤心的人”。

这段对白可以看出,艾丽娅看戏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她甚至理解了瑟曦失去长子的痛苦。正如贾昆所说,坏人和好人都可能被死亡带走。一个坏人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也和一个好人失去最爱的人一样痛苦。

而所谓好人和坏人,只看你站在哪个立场。克莲恩问她是否想做演员。艾丽娅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找借口逃开了。但是,随后她及时赶回来打翻了克莲恩夫人的毒酒酒杯,并指着珊莎的扮演者说,“小心那个人,她想要你死”。

艾丽娅离开剧院,去埋藏缝衣针的地方拿出了她的“缝衣针”。第二堂戏剧课后贾昆的教学安排——在第七集,流浪儿向贾昆汇报艾丽娅中止刺杀克莲恩夫人的任务,贾昆表示很遗憾,同意流浪儿解决艾丽娅,但强调不要让她受罪。

这里,贾昆明显采用了一种反激的手法。对于充满嫉妒心的流浪儿来说,贾昆越是表示对艾丽娅的关心,流浪儿越会对艾丽娅下狠手。此时,贾昆实际上明白,

艾丽娅和流浪儿的一场对决即将开始,而充满武力优越感的流浪儿不会活到最后。第三场戏——第六季第八集,修改剧本后的紫色婚礼。

本集一开始,克莲恩夫人正在台上演出,演的还是紫色婚礼,但是台词显然修改过了。正如艾丽娅建议的那样,瑟曦抱著乔佛里遗体,不仅伤心而且愤怒地独白。

独白如下:1.我的长子2.你的战争大获全胜,恶狼通通埋葬,伪鹿尽数伏诛3.阖(合)上你的蓝眼睛4.让王冠堕落吧!5.七层天堂里我们再相聚带着明显的愤怒。

艾丽娅看到这里,或许会想到,乔弗里对斯塔克家的恶意,应该从自己而起。克莲恩夫人接受观众如雷的掌声,鞠躬致意后,往后台走去。

当克莲恩夫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准备喝朗姆酒时,听到声音,掀开那些披挂的衣物,发现艾丽娅躲在里面,将艾丽娅带回去照料。

最后,克莲恩夫人在照料艾丽娅的时候被流浪儿化身的男人杀死。就这样,艾丽娅和“瑟曦”的关系,在戏剧中得到了衔接。当她亲眼目睹“瑟曦”死去,由仇恨连接的过去已然瓦解,一个找到了未知力量的艾丽娅诞生了。

艾丽娅不断奔逃,终于在一间黑屋里,逃无可逃,闭目斩断光源,用“缝衣针”杀死了那个执着于取她性命的流浪儿。艾丽娅来到黑白之院,问贾昆“是你让她杀我”,贾昆承认,但说“你还在这儿,而她在那儿”,

他指着墙上流浪儿的面孔。他转向女孩的剑尖,说出他的结论,“女孩终成无名之辈”。而艾丽娅回答他,“女孩是临冬城的艾丽娅·史塔克,我要回家了。”此时,贾昆面露微笑,目送艾丽娅走出黑白之院。

在这里,贾昆的一笑泄露了天机:艾丽娅的成长之路完全符合他的期待。他遵守承诺,将艾丽娅带入黑白之院,也将她训练成为出色的无面者。艾丽娅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但是此时的她已经超越黑白之院的杀人哲学,她不再愤怒,但也不再刻意隐藏身份。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超越了贾昆。至此,艾丽娅终于从野性的愤怒中升华,

成为一位跟小玫瑰、瑟曦那一路迷恋权力的“权力女”们的主流画风完全不同的女性。上述“权力女”总给人一种作死的感觉,唯有艾丽娅,虽然死亡紧紧尾随,她却从不自作聪明地作死。

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力量——奔狼之血,那正是史塔克家最原始的力量。正如奈德·史塔克所说,“啊,艾莉亚,我的孩子,你有股特别的野性,你的祖父称之为‘奔狼之血’。

莱安娜有那么一点,我哥哥布兰登则更多,结果两人都英年早逝。当初若是你祖父答应,莱安娜大概也会舞刀弄剑。有时候看到你,我就想起她,你甚至长得都跟她有几分神似。”

而贾昆,也成了《权力的游戏》中,当之无愧最伟大的教师。最伟大的教育来自戏剧。这是贾昆的胜利,也是戏剧的胜利。当然,归根结底,这是乔治·R·R·马丁的胜利。

因为,她是他心中真正的赤子,是他悉心呵护不断成长的权力游戏中永不熄灭的良心。

PS:一个喜欢做派的女孩,你值得拥有!

3·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往年这个时候,这电视剧都该季终了。为了呈现出气候变化,第六季和第七季之间的长草期空前漫长。幸亏这中间HBO还播出了同样黄暴的《西部世界》来安抚等得不耐烦了的观众。

《权力的游戏》剧中人物都担心被异鬼蹂躏,说起“凛冬已至”的时候表情严峻,我却觉得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边擦汗一边想红神拉赫洛才更可疑。

荧幕内外的对比可真的是冰火九重天。现在想想,维斯特洛大陆上七大王国的人会对红神信仰采取谨慎态度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他们连空调都没有,谁知道全面倒向光明一面之后气候会不会比漫长的冬季更折磨人呢?

不过这种新近流行起来的信仰还是可以从一些七神信仰本来就并不坚定的维斯特洛居民身上打开突破口,比如念悼词念到一半突然忘词了愤而摔铲子走人的猎狗。

作为一个跟狼家两位千金都有不少对手戏的大叔,我本来以为他也要走上洋葱骑士的萝莉之友路线,在之前熟识的两位少女相继长大成人之后招募那个曾经被他打劫过的农家女孩作为新的队友。

结果他果然还是要继续丧下去,只能跟试图用恶意卖萌的发型掩盖自己是光头这一事实的红袍僧索罗斯还有总是死不成的闪电大王鬼混。只是逐渐克服对火焰恐惧的猎狗这一次也帮同伴们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在北边新上任的白狼主囧雪诺的权威遭到了他妹的挑战。三傻主张的严厉处罚不但符合我们绝大部分人“以直报怨”的价值观,也跟这整部电视剧的尿性更对路子。

如果现在才进展到第三季,那十有八九囧雪诺的妇人之仁要留下严重的后患。但是既然已经到了最后两季,狼家的主角光环越来越亮,像卡史塔克和安柏家这种小角色应该也作不出什么妖了。

当安柏家的小少爷从人群中走出来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了囧雪诺这个决策真是英明,对这种可爱的小哥哥当然要保全和拉拢。所以三傻对他说的那句“你擅长统治”倒也不完全是在拍马屁或者说拍狼屁又或者拍龙屁。

虽然还没撕破脸,但这兄妹俩从故事最一开始就互相看不顺眼,现在暂时因为共同利益成了一伙,却还是矛盾重重,再加上有个一肚子坏水的小指头在一旁挑唆,看来要稳定北境的局势,

最好的办法果然还是让狼家两位大佬各自身边的猛将联姻。只不过布蕾妮和眼神连续两季都没纯洁过了的巨人克星托蒙德的感情培养似乎还是不太到位,一个愿挨,另一个未必愿打。

接下来如何处理妹妹相关问题应该还是够囧雪诺头疼的。这时如果站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个妹妹,那就好办多了。

顺利出师的二丫走上了刺客二隐娘的道路。一个人挑了弗雷家那一窝猥琐男之后,她接着向君临进发,路上还不忘忙里偷闲跟偶遇的小兵们一起吃兔兔。

在布拉佛斯进修期间阅人无数的二丫听到EdSheeran相对于那个年代而言过于洋气的歌声居然没有起疑。看的时候我特别担心这伙小兵会做什么犯忌讳的事情,然后被二丫一言不合拔剑砍翻,

因为他们都还挺亲切的,死了怪可惜。好在接下来的发展也比较温暖,借小兵们之口控诉了战争的残酷,也让二丫触景生情地怀念了一下家人。

既然这样就赶紧回临冬城老家去找哥哥姐姐吧,家里又宽敞又凉快,至于刺杀女王这种事情,就留给专业人士去做吧,比如顶着“弑君者”这块金字招牌的詹姆。

面对瑟曦这个作逼,詹姆真的是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忍耐力,她都把两人最后一个孩子托曼也给坑死了,詹姆居然还肯留下来帮她。

接下来瑟曦又当着詹姆的面在朝堂上亲切接见了立志要娶女王的结婚狂攸伦。宝贝儿子尸骨未寒的色后跟自立为海贼王的男人眉来眼去,面对这种情况,詹姆该怎么办?当然还是选择原谅她啦。

攸伦信誓旦旦要送给色后的聘礼不知道会不会是传说中握在手里真漂亮、还会闪闪发光的小喇叭。小是相对于丹妮莉丝儿子们的体型而言的,毕竟他们哥儿仨才是龙之号角的作用对象。

其实我觉得另一个用于强拆绝境长城的小喇叭跟色后更配,毕竟她本来就是那种顾头不顾腚、喜欢饮鸩止渴的人,为了给自己解围而吹响冬之号角废掉长城引异鬼南下祸害囧雪诺,这种事她做的出来。

远在学城的山姆,尽管曾经有过冬之号角这项重要的考古发现,依然被安排去五谷轮回之所工作。学城的学士们为了督促山姆减肥真是煞费苦心,不但给他的伙食差,而且还绞尽脑汁让他干各种会导致厌食的工作。

不过山姆自己倒是很上进,他知道在图书馆工作是很有前途的,弄不好能成为伟大领袖。于是偷翻禁书的山姆又有了关于龙石岛的重要地质发现,打算飞鸦传书通知囧雪诺。

接下来就是拼谁的主角光环更亮的时候了,因为山姆希望囧雪诺留意的风水宝地龙石岛已经被学城里接受隔离治疗的灰鳞病患者乔拉莫尔蒙朝思暮想的龙女王丹妮莉丝率领手下抢先登陆。

说不定他们会早早地把那里的龙晶都抠出来。领着手下在岛上转悠了一圈之后,丹妮莉丝终于对她的首相提利昂说出了他们这一伙人在本集被分配到的唯一一句台词:燥起来。

番号推荐:060917-441-carib-咲乃柑菜がぼくのお嫁さん 成都上的婊子
《王座游戏第七季》幕后花絮、相关资讯
《王座游戏第七季》热门影评、影片评价
  • 你喜欢
  • 同主演
  • 同导演

加载中...

亲爱的朋友,您访问的页面功能不全!

访问最新页面请点击下方地址!